lorde melodrama

Lorde - Melodrama

release date|2017.06.16
genre|pop

《Melodrama》是 Lorde 以癲狂之姿、肺腑之聲,用親身的經歷印證了所謂完美之地,從不是愛情會引領我們走向的結局;不過,即便她並沒有在愛情裡尋到完美,至少她已然於這張專輯中,為流行音樂構築出一個近乎完美的模樣。

狂舞於無人的夜路上,捧著鮮血淋漓的,那被愛傷透的心,一邊拭去止不住的淚水,一邊嘶吼出由愛而生的哀鳴——聽著《Melodrama》這張距今相隔近四年的專輯,心痛的感覺,就如同這張不因時間而褪色的流行巨作般,仍然刻骨銘心、無比清晰。

《Melodrama》是 Lorde 以癲狂之姿、肺腑之聲,用親身的經歷印證了所謂完美之地,從不是愛情會引領我們走向的結局;不過,即便她並沒有在愛情裡尋到完美,至少她已然於這張專輯中,為流行音樂構築出一個近乎完美的模樣。

延伸閱讀
Billie Eilish 憑什麼那麼紅?她還能紅多久?

在一個只要依循公式,便能產出熱門流行單曲的時代,Lorde 絲毫不受產業影響,在收錄於首張專輯《Pure Heroine》的單曲〈Royals〉獲得全球性的成功,並受邀為知名電影《飢餓遊戲》製作電影原聲帶後,她蟄伏了近三年,才發行了眾人引頸期盼的第二張專輯《Melodrama》。

倘若說《Melodrama》掀起了一場流行樂壇的革命,也許有些過於誇大,然而,這張專輯無疑改變了許多人對於流行音樂的想像。除了深刻的詞句之外,這張專輯的製作人——Jack Antonoff——也藉著深慮而細膩的編曲,證明了他在 Taylo Swift《1989》裡的表現絕非曇花一現,奠定了他王牌製作人的地位,讓他成為流行樂製作人界最響亮的名字之一。

延伸閱讀
Lorde – Solar Power:等了漫長的四年,她將淚水曬乾,如耀眼的太陽般溫暖回歸 | 歌詞翻譯與歌曲介紹

專輯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巧思,樂器編排多變繁複,同時又能一氣呵成地鋪排,讓夾雜心碎與狂野的情緒不著痕跡地翻湧成浪。

前兩首釋出的單曲〈Green Light〉〈Liability〉完美概括了整張專輯的聲音風格:前者是一首以悲傷為基底的舞曲,合成器樂器交融著不羈的鋼琴音符,唱出感情終結後的憤怒、心碎、以及重獲自由的奔放,兼具淚水與舞蹈的氛圍讓人聯想到對現今流行音樂影響極深的 Robyn 〈Dancing On My Own〉;後者則化繁為簡,純粹的鋼琴伴奏烘托出 Lorde 對於歌聲的精心雕琢、細膩演繹,從喃喃自語到放聲質問,審視成名過後自我的存在與定位,實為專輯裡最令人揪心的時刻。

不依循著流行音樂的既定脈絡, 《Melodrama》充滿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時刻,而在經過了三年的沈澱與成長,Lorde 本就極富巧思的音樂又更上一層,富含藝術家靈魂之餘,她徹底捨棄包袱,無拘無束地揮灑創作。

她俏皮地於〈Homemade Dynamite〉中模仿爆炸的聲響、在〈Perfect Places〉模仿子彈上膛的聲音、〈The Louvre〉更用真如心跳聲的鼓點悶響臨摹怦然心動的時刻,這些令人會心一笑的時刻不光展現出她對於音樂的自信與用心,也加深了音樂本身的趣味性與記憶點。

《Melodrama》中,Lorde 看世界的角度依然獨到,用字遣詞洗鍊卻也詩意,描繪心碎的口吻有如為一幅畫作鮮艷上色般,飽滿而犀利。歌曲〈The Louvre〉的歌詞寫道:「Well, summer slipped us underneath her tongue/Our days and nights are perfumed with obsession」,將香水(perfume)轉品為形容詞,強化了迷戀(obsession)一詞的力度與畫面感;在另一首歌曲〈Homemade Dynamite〉她則寫道:「We’ll end up painted on the road, red and chrome All the broken glass sparkling I guess we’re partying」,化本該慘烈的車禍為色彩斑斕的景致,呼應了專輯的概念之一:不管再怎麼悲傷,仍然得縱情狂歡。

在這張幾近完美的流行專輯裡,排序於專輯末的〈Supercut〉仍顯得格外出色耀眼,始於單純的鋼琴,滑順而強勁的鼓點隨後跟進,樂聲逐漸堆疊的過程搔癢難耐,像是一輛時快時慢、高低起伏的雲霄飛車,情緒即將推至高處時又瞬間落下,讓人不斷懷揣著興奮的心情,等待下一次的高潮。

同樣落在專輯後半的〈Writer In The Dark〉展現出 Lorde 歌聲的力道,低音渾厚飽滿,彷彿能與全身的細胞共振,轉至高音之處則情感豐沛,戲劇張力十足,像是一場痛心又精湛的舞台演出。

我永遠記得當時聽到 Lorde 在歌曲〈Perfect Places〉裡唱著「I’m nineteen and I’m on fire」時,有多麼地期待自己十九歲的到來,能理直氣壯地這樣高唱這句歌詞,能經歷像她那樣轟轟烈烈的故事。

《Melodrama》將流行音樂的標竿拉抬到一個連 Lorde 自己也難以企及的高度,我們等了近四年,才等到了《Melodrama》的到來,如今距《Melodrama》的發行又過了將近四年,卻始終等不到任何關於新音樂的消息。也許,我們該擔憂的並不是她的續作能不能達到《Melodrama》的高度,而是在世界末日到來之前,Lorde 到底會不會發行這張我們等到天荒地老的新專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