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混亂且壓抑的時代,憂鬱成為了許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大多時候,人們總不敢讓悲傷過於張揚,習慣戴上面具隱藏情緒。因此,那些無畏地談論憂鬱與悲傷的音樂,成為了人們抒發情緒的方式,從 Lana Del Rey 到 Lorde 再到 Billie Eilish,他們對於內心黑暗的大膽描繪給予了聽者同等的勇氣去面對心底的憂鬱面,讓我們明白自己並非孤獨的,能慢慢地學會如何與悲傷共存。

延伸閱讀
Billie Eilish 憑什麼那麼紅?她還能紅多久?

fløre

倘若你也喜歡這樣的音樂風格,那你一定要聽聽來自德國的獨立流行歌手 FLØRE。音樂媒體 The Line of Best Fit 給予了她這樣的評價:「FLØRE 藉由優雅卻黑暗的流行音樂探索了成長過程中的黑暗面,你會在聽到她音樂的瞬間著迷。」

她的音樂彷彿魔鬼與天使的融合體,以壯闊而美麗的空靈樂聲包覆著她內心的黑暗,有著甜美的聲嗓卻唱著縈繞憂鬱氣息的音樂,既像是山林間純潔的精靈,又像是黑夜裡潛伏的惡魔。

FLØRE:可愛而細膩、悲傷而詭譎,絕望與希望共生共存

自八歲起便開始創作音樂,FLØRE 於 2018 年公開發行了她的第一首歌曲〈Flower Guts〉。聽著她如今晦暗的音樂風格,大概不會聯想到當初讓她產生想要創作音樂這樣的想法的人,竟是當時仍唱著鄉村音樂的 Taylor Swift。

「我在第一次接觸到 Taylor Swift 的音樂後,開始嘗試著學習吉他與唱歌,」當被問及開始創作音樂的原因時,她如此說道,「當時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樣,我認為只要我會唱歌和彈吉他,同學們就會喜歡我,然而我好像一直以來就莫名地被音樂與創作所吸引。」

她的聲音甜美柔軟,與她陰鬱的音樂風格顯得有些矛盾,然而這樣的衝突反而造就出一種怪誕的美感,就如同對於她風格影響深遠的鬼才導演 Tim Burton 提姆·波頓(《剪刀手愛德華》與《怪奇孤兒院》等電影的導演)。「我的風格很大一部份受到了電影導演 Tim Burton 的啟發——他所創造的世界十分可愛且細膩,但又同時非常悲傷而詭譎。此外,就音樂啟發而論,獨立搖滾樂團 Daughter 是我早期創作的主要靈感來源。」

「我是一個情感豐富且敏感的人,但我時常被黑暗而怪異的事物吸引。我覺得只要加入一點衝突與對比,一切都會變得更有趣一點。」

FLØRE 用她獨到的個人風格包裝平時不易傾吐的負面情感,於她而言,「憂鬱」不該被妖魔化,而是一個需要被公開討論的嚴肅議題。她也十分坦然地談論她與憂鬱相處的過程,當被問道如何化解痛苦與絕望時,她甚至還說道:「我非常喜歡這個問題!」

fløre

「雖然現在的我與五年前的我相比狀態已經好很多了,但我覺得你永遠無法完全消除生命中的黑暗以及壓在你肩上的深沉情緒。對我來說,最好的辦法是試著處理那些情緒,並且不要對自己太過苛刻。所以每當我感覺快被悲傷吞沒時,我總會任由它並觀察它,從中學習並告訴自己只要再過幾小時,或是幾天,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即便當下的我可能無法這樣相信。」

首張 EP《SUPERBLOOM》:有如貧脊荒漠中,盡自盛放的美麗花朵

2020 年,世界因疫情肆虐而陷入恐慌,社會停止了運轉,人們被迫居在居家隔離中度過一個又一個無止盡的孤獨日子。然而,本就習慣孤獨並懂得享受寂寞時光的 FLØRE,在疫情爆發的這一年於家中創作了她的首張 EP《SUPERBLOOM》。

「活著的意義對我而言是追求你所愛的一切,並且善待自己。」

於她而言,《SUPERBLOOM》這個名字無論是對於生活或是對於自我,都是一個美麗而貼切的比喻;她將自己形容成荒漠當中,盡自盛放的一朵花,藉此闡述了充滿希望的生活哲學:不論你身處的環境有多麼荒蕪貧瘠,你仍然有綻放出美麗的可能。

EP 中最受歡迎的歌曲〈I’m okay, i’m just a little depressed〉描繪了成長過程中時常面臨的自我厭惡與自我質疑,歌詞寫道:「我根本就沒辦法恨你/因為我只顧著恨我自己/沒有什麼比自己的思緒更能殺死自己/如果我不再害怕死亡,是否稱得上好起來了呢?」不過,FLØRE 選擇在這首歌的結尾留下一點希望,就如她的生活態度般:即使陷入低潮也沒關係,即使無法立即好起來也沒關係。

EP 的另一首單曲〈Rich Kids〉是由她與獨立音樂人 NOVAA 共同演唱,而 NOVAA 同時也負責了 EP 中多數歌曲的製作,兩人風格相異卻也因此碰撞出綺麗的花火。「我很高興我們找到了彼此,也很高興能和 NOVAA  一起在我的作品中合作。我們的風格十分迥異,卻也非常地相似。我覺得她代表著純淨,就像是一道自然光,而我的黑暗風格則像是她的對立面。」

fløre

「我總是會先將歌曲的樣本寄給她,等她替歌曲加工完後再寄回給我,」對於她們兩人的合作模式,FLØRE 詳細解釋道,「我們會再重複這個過程好幾次,直到我親自去拜訪她並與她一起為歌曲錄音——這是我們主要的合作方式。」NOVAA 的製作風格讓 FLØRE 的音樂有如黑與白的交融,時而呢喃如夜語、時而壯闊如山水,如此的成果恰好符合了 FLØRE 對於音樂的想像,她即將發行的第二張 EP《ROMANIAC》也因此毫不意外地再次找來 NOVAA 操刀歌曲的製作。

新作《ROMANIAC》:一場瘋狂的羅曼史,探索愛情的黑色地帶

「《ROMANIAC》是 Romance(羅曼史)與 Maniac(瘋狂之人)兩個字的結合,這張作品更多是聚焦於因愛情而生的,那充滿黑暗且自我毀滅的想法。」

《ROMANIAC》 的先行釋出的兩首單曲——〈Dead Boys〉〈Bad Medicine〉——各自從不同角度體現出愛情的黑暗,展現出與上張作品不同的面貌。「〈Dead Boys〉是從一個殺人兇手的視角切入故事,」她解釋道,「〈Bad Medicine〉則是關於一段令人無法放下的有毒關係,甚至會讓人為了感覺活著而刻意傷害自己。相較於我的上一張作品《SUPERBLOOM》,《ROMANIAC》中的心理狀態會更加地強烈、更加地冷酷。」

她的蛻變不只侷限於歌曲的主題,《ROMANIAC》除了合成器的樂聲之外更加入了振奮的搖滾樂聲,你能在〈Dead Boys〉的副歌中聽見磅礴猛烈的鼓聲,以及幾近低吼的歌聲演繹,使得她本就黑暗的風格多了一絲叛逆不羈的氣息。

「我非常喜歡混濁的搖滾樂,所以我試著在我的音樂中融入這樣的風格。我有許多歌曲的風格本應該朝向這個方向發展,但我仍在嘗試理解該如何製作這樣的曲風,因為鼓聲對於塑造這樣的氛圍而言十分地重要,然而它同時也是花我最多時間弄清楚的部分。」

即使仍然在嘗試與摸索,FLØRE 對於音樂的執著依舊體現在了她的音樂當中。接續〈Dead Boys〉的第二首單曲〈Bad Medicine〉相對地安靜平緩,第二段的主歌中卻能聽見她難得高亢渾厚的高音;此外,雖然這首歌曲的編曲乍聽之下簡單純粹,卻是她在經過多方嘗試後的成果。

「我在四年前便創作了〈Bad Medicine〉這首歌。當時它聽起來就像是一首抒情慢歌,而我總覺得它聽起來有點太俗氣,即使我非常地喜歡這首歌。所以我一直認為我只能把這首歌藉由電影片尾曲之類的方式發行,並且稱這首歌為我的『電影歌曲』。」

她接著說道:「直到我們完成了〈Dead Boys〉之後,我希望我下一首釋出的歌曲也能像它一樣有著搖滾樂團的風格或是零零年代的氛圍。雖然效果非常地好,但總覺得還是有些不足的地方。因此,我們又回了原點並重新開始,而最終的成果對於〈Bad Medicine〉而言就像是一件注定被穿上的裙子一般完美。」

新作《ROMANIAC》:一場瘋狂的羅曼史,探索愛情的黑色地帶

「我真的很想要嘗試看看有著搖滾樂團風格的流行音樂,但我知道我沒辦法真的去規劃我的藝術風格會變成什麼樣子。所以我的下一張作品或許最終會是一張不插電的獨立混音帶,誰會知道呢?」

fløre

「我創作音樂就只是為了要賦予這詭異的存在一個解釋。」

FLØRE 在最後給了這樣一個充滿無限想像的答案。也許世界就真如她所歌唱的那樣地黑暗,不過無論如何,絕望與希望總是共生共存的,再怎麼漆黑的夜晚,總有被晨曦驅散的時刻。或許,FLØRE 在未來有一天會開始創作歡快的音樂也說不定,畢竟,誰會知道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