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i wanted〉是 Billie Eilish 在今年三月推出專輯《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後,第一首全新發佈的歌曲。這首歌一如往常是由 Billie Eilish 與她哥哥 Finneas 共同譜寫,並也是由她哥哥製作整首歌。在上張專輯的極大成功之後,每個人都在期待 Billie 的下一步會怎麼走,而在某方面上,她也沒讓大家失望。

⠀⠀⠀⠀⠀⠀⠀⠀⠀⠀

Billie Eilish everything I wanted 歌詞翻譯

⠀⠀⠀⠀⠀⠀⠀⠀⠀⠀

Billie Eilish 的音樂中時常透露出她的人格,包括她脆弱的一面。〈everything i wanted〉就像是每個早年成名的人會面臨的種種複雜情緒的集結,名聲所帶來的一切看似美好,卻有點多到難以承受。

她延續上張專輯關於惡夢的概念,唱出害怕所擁有的一切全都消逝的恐懼。名聲、金錢、粉絲、朋友,這些得來不易的成果,在憂鬱之際顯得格外脆弱不堪。Billie 也在副歌裡表現出與哥哥 Finneas 彼此相互支持的情感,讓她即使在低潮時,始終都知道有個人會在身邊陪伴著。

許多歌手在描繪這種處境時,會把感受和情感詮釋得比較私人,像是微微開啟一扇窗,讓聽眾能稍稍一窺名人生活的面貌。但 Billie Eilish 用更能引起共鳴的方式,細膩的描繪出在人們的巨大期待之下,那種難以言喻的壓力以及開始覺得自己也許不夠好的自信缺失。

‘Cause everybody wants something from me now

因為如今每個人都渴望從我這兒得到些什麼

And I don’t wanna let them down

而我不想讓他們失望

失望與期望對立,期待越大可能會導致失望越大。在成長過程中,每個人都會有過這樣的壓力。無論是來自父母、朋友、或是伴侶,這股無形的力量有如緊掐著脖子的雙手,讓人窒息。然而,面對如此的期望,也許不能感變別人看自己的方式,但至少能改變自己看自己的方式。

Thought I could fly

我以為我會飛翔

So I stepped off the Golden

所以跳下了金門大橋

這段歌詞深刻描繪出她的惡夢。她夢見了自己自殺的景象,更殘忍的是在夢中,Billie 自殺後並沒有任何人在乎。舊金山的金門大橋發生過許多自殺事件,這裡就用金門大橋為象徵,看似驚天動地,沒想到卻可悲到無人聞問,而這就是 Billie 心中的恐懼。

If I could change the way that you see yourself

如果我能改變你看自己的方式

You wouldn’t wonder why you hear, “They don’t deserve you”

你就不會訝異為什麼總聽到有人說 他們配不上你

Billie Eilish 用〈everything i wanted〉這首歌,喚起人們在世人目光之下的彆扭與辛酸。也許成名是一場人人都渴求的美夢,但在接踵而來的美好後面,可能有排山倒海的注視壓得讓人喘不過氣。

⠀⠀⠀⠀⠀⠀⠀⠀⠀⠀

好物分享

  • 拓伊生活|iPhone手機殼專賣店,各式療癒小商品繽紛您的生活
  • AERY繪圖板|台灣專業繪圖板品牌,平價專業繪圖板入門首選
  • Igogosport|這裡有最新最熱銷的耳機,JLab、BlueAnt、Sol Republic…等

⠀⠀⠀⠀⠀⠀⠀⠀⠀⠀⠀⠀

〈everything i wanted〉歌詞翻譯

⠀⠀⠀⠀⠀⠀⠀⠀⠀⠀

⠀⠀⠀⠀⠀⠀⠀⠀⠀⠀

I had a dream

我曾有過一個夢

I got everything I wanted

夢裡我擁有我想要的一切

Not what’d you think

但不是如你想的那麼美好

And if I’m bein’ honest it might’ve been a nightmare

其實 這場夢甚至是場夢魘

To anyone who might care

唱給那些可能在乎的人

Thought I could fly

我以為我會飛翔

So I stepped off the Golden

所以跳下了金門大橋

Nobody cried

沒有人哭

Nobody even noticed

也沒有人發覺

I saw them standing right there

我看到他們就站在那兒

Kinda thought they might care

好吧我還以為會有人在乎

⠀⠀⠀⠀⠀⠀⠀⠀⠀⠀

I had a dream I got everything I wanted

我曾有個夢 我擁有我想要的一切

But when I wake up I see you with me

但當我醒來時 你就在我身邊

⠀⠀⠀⠀⠀⠀⠀⠀⠀⠀

And you say, “As long as I’m here, no one can hurt you”

而你說 只要我還在這裡 沒有人能傷害你

Don’t wanna lie here, but you can learn to

即使你不想待在這裡 你還是能慢慢學著適應

If I could change the way that you see yourself

如果我能改變你看自己的方式

You wouldn’t wonder why you hear, “They don’t deserve you”

你就不會訝異為什麼總聽到有人說 他們配不上你

⠀⠀⠀⠀⠀⠀⠀⠀⠀⠀

I tried to scream but my head was underwater

我嘗試著尖叫求救但我已經沉入水底

They called me weak, like I’m not just somebody’s daughter

他們說我懦弱 可是我也只是某個人的女兒而已

Coulda been a nightmare, but it felt like they were right there

這本會是場惡夢 但我能感覺到他們都在那兒

And it feels like yesterday was a year ago

距離昨天好像已經過了好幾年了

But I don’t wanna let anybody know

但我不想讓任何人發現

‘Cause everybody wants something from me now

因為如今每個人都渴望從我這兒得到些什麼

And I don’t wanna let them down

而我不想讓他們失望

⠀⠀⠀⠀⠀⠀⠀⠀⠀⠀

I had a dream I got everything I wanted

我曾有個夢 我擁有我想要的一切

But when I wake up I see you with me

但當我醒來時 你就在我身邊

⠀⠀⠀⠀⠀⠀⠀⠀⠀

And you say, “As long as I’m here, no one can hurt you”

而你說 只要我還在這裡 沒有人能傷害你

Don’t wanna lie here, but you can learn to

即使你不想待在這裡 你還是能慢慢學著適應

If I could change the way that you see yourself

如果我能改變你看自己的方式

You wouldn’t wonder why you hear, “They don’t deserve you”

你就不會訝異為什麼總聽到有人說 他們配不上你

⠀⠀⠀⠀⠀⠀⠀⠀⠀⠀

If I knew it all then, would I do it again?

假如我的當時知道事情會變這樣 我還會願意再經歷一次嗎?

Would I do it again?

我會做一樣決定嗎?

If they knew what they said would go straight to my head

如果他們知道他們所說的話會直接傳進我耳裡

What would they say instead?

他們會說什麼?

If I knew it all then, would I do it again?

假如我的當時知道事情會變這樣 我還會願意再經歷一次嗎?

Would I do it again?

我會做一樣決定嗎?

If they knew what they said would go straight to my head

如果他們知道他們所說的話會直接傳進我耳裡

What would they say instead?

他們會說什麼?

⠀⠀⠀⠀⠀⠀⠀⠀⠀⠀

白噪線上音樂雜誌集資專案上線啦!

白噪線上音樂雜誌是一個專注於音樂、創作者與產業故事的網路媒體,雜誌中將有豐富的內容,包括每月的專欄主題、深入的專輯樂評、與其他更豐富的內容。歡迎跟我們一樣喜歡音樂的朋友們,訂閱訂閱我們的雜誌,更加認識音樂背後的故事!如果想更了解白噪,也歡迎訂閱白噪的 Instagram!

訂閱白噪 >

追蹤白噪 IG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